暮成雪

人懒坑多,关注需谨慎。
经常失踪,光速爬墙。
梦想是三件事:
学会画画,
减少废话,
能写长篇。

【原耽】焕新

*此文在硬盘里吃了半年灰,补写结局焕发第二春(划掉)1w字,一发完

*本来是篇同人,自觉ooc严重,就索性写成原耽

*攻受伪包养与被包养关系,三观不正,慎入

*内含婴儿车,走链接

反正没人看,我就来个放飞自我,哈哈哈,辣鸡文笔,轻喷

焕新

1.

回到公寓时,向溪没开灯。就着黑暗,歪歪斜斜地靠上沙发。大脑里仿佛豢养了某种昆虫,吵着混乱成一团。但向溪仍然要逼迫自己,想那个他从来不敢面对的问题。可脑内却是一片迟钝和麻木的空白,头继续痛,酒吧纷扰的摇滚乐还响在耳边。他翻了个身,胃和大脑已然发出两种截然不同的信号。酒柜里还有半瓶波本,冰箱应该还存着不少酸奶,向溪想了想,在大脑和胃之间,他选...

2018-09-09

天哪,今天看到有个人说胡铁花是粗鲁版花满楼。相当到位的评价!!!
打算写个楚胡,楚留香系列我只看过两本半,看来得补一下原著,十本左右??emmmmm

2018-04-09

意识流乱扯几句

我有一个奇怪的习惯。每次去图书馆还书的时候都会看看旁边的书车。那是用来暂时存放最近归还图书的地方。(积累到一定程度,会有工作人员把它们重新送回书架)

起初是好奇别人都借什么书看。后来才发现对我来说就是宝库!不知道读什么的时候去那里看看总会有意外收获。

最近读的最棒的一篇小说来自书车,现在手边的书也来自那里。甚至连我这种狗粉最爱的名犬大全都有!

想起之前沉迷推理小说的时候,某本书还是电影或者动漫?里有随便捡到一张购物小票推测物主是个怎样的人的情节。当时的我觉得:哇!推理狂才会做这种事情吧。现在我竟然也开始如此。

一大堆摆放整齐的名人传记。肯定是大一或大二的学生借的。因为出现的时间恰巧是各...

2018-04-08

【少暗】伽蓝雨

刀子预警,不喜勿入

发刀子,我有罪

灵感是周董的《烟花易冷》(又名伽蓝雨)

线的话,埋了但是没拆,应该不会有什么歧义吧...

关于摘心手来自原著,多加了俩字

感谢您的阅读以及喜欢: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伽蓝雨

惊蛰那天,洛阳的雨下了一晚。

清早,酒馆的伙计打着哈欠,推开木门。门外是雨后过分清爽的空气和清早的微风。雨还在下,淅淅沥沥,像张包裹着天地的银色细网。酒馆的绛紫色布幡悬在门口的旗柱上,经过水的浸泡,布变成了亮红色,在灰蒙蒙的雨雾里甚是抓眼。

伙计伸着懒腰,哼着小调,开始清洗摆在门口,平日里用来装酒的大木桶。月底,夜雨庄的庄主做寿,在他们家定了五十桶十年的女儿红。...

2018-04-07

【华武】跟我走(下)

当我从腰间摸出箫时,他竟然从背上卸下来一把琴。我惊讶的程度不亚于当年的俞伯牙看到钟子期。那晚华山顶上夜间的寒风像一把剔骨的刀,直直往肉里扎。我的热血却全部从心脏处迸发出来,热得满脸通红。

“以乐会友?”道长轻声问了句,便找了块石头,放好琴,盘腿看着我。

“呃,对,对。”我应了两遍,走过去站在他身边,扬了扬手里的箫。我八岁跟长安教坊里最好乐师学吹箫,虽说被家人当作不务正业,但也学了近七年,本是得心应手的,却在看到他的风轻云淡后,变得紧张。

“奏《道风》如何?”道长并不在意我的心思,自顾选好了曲子。

“愿意奉陪。”我抱了抱拳。

乐声如流水般从道长手下涌出,丝滑如软绢的琴音将这天地当作舞台...

2018-03-28

【华武】跟我走(上)

日常行文结构混乱

两个天然的故事,绝对he

分成两部分发是因为辣鸡的敏感词系统,一起发发不出出去,然而分开却可以,已被折磨跪了

感谢阅读: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跟我走(上)

诚如您所见,小爷我是个苦命的华山弟子,未来的江湖渣……呃,我是说大侠。

并非您所知,习武之人就只能是《三侠五义》,戏文话本里讲的那般,个个天煞孤星,非得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才能成个气候。我就是个例外,我本是长安城里有钱人家的小公子,天生娇纵,受不得半点怠慢,却因为十五岁那年做错事惹怒父母,才被我爹硬塞进了这个春天都能冻死人的破地儿。

    华山的确当...

2018-03-28

差点忘了
祝自己生日快乐~~
祝今年一年平安喜乐,岁月无忧
又老了一岁……

2018-03-26

一个九十级打麻衣还被嫌弃修为低的华山咸鱼,还是养老吧,养老跳华武坑,美滋滋。
借今天见到的华山师兄一句话:睡不到武当人生还有什么意义。嗯,白嫩嫩的禁欲小道长忒棒了……
私心华武tag,致歉。

2018-02-16

【雷磊】小团圆

配对:杜莱青(阿莱)X徐志摩(拉郎!圈重点,注意避雷!话说人家阿莱全名杜莱青,第一集就说了的,嘤嘤嘤)

角色来源: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《人间四月天》

民国背景,一发完,无分段,烂尾

算是交的党费吧(为写文,硬是看了整整30集三像)

真不虐,(徐志摩私设会画画)

第一次写真人cp,请大佬多多指教

感谢阅读: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小团圆

听昆曲《牡丹亭》的人在台下坐满了。

二楼的雅间,戴墨镜的男人坐在沙发上,长腿交叠,手里捏着根烟在吸。他微微侧着脸,应该是在往楼下的戏台上看,却因为戴着墨镜的缘故,没有人知道他在看什么。戏园子的老板躬身站在男人身侧,浑身发抖...

2017-12-23
1 / 5

© 暮成雪 | Powered by LOFTER